當前位置:首頁>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專題> 解讀

系列解讀三:《電子商務法》為平臺經營者建章立制

???文章來源: 文章類型:???內容分類 :

  2018年8月31日制定的《電子商務法》,是我國建構與互聯網時代的社會經濟生活相適應的法律體系的重要立法舉措。該法的制定對我國電子商務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將會產生深遠的影響。《電子商務法》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針對新型的市場主體——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來建章立制。該法用了接近一半以上的條文,對平臺的法律地位、權利、義務與責任作出詳盡規定。

  隨著電子商務在我國的飛速發展,平臺這種新型的市場主體強勢崛起,成為電子商務活動的組織者、引領者。一些巨型的平臺型企業,日益對社會生活產生舉足輕重的影響。以淘寶、天貓和京東為代表的購物平臺,以美團點評為代表的生活服務平臺,以滴滴為代表的交通出行平臺,以攜程為代表的旅游服務平臺,以網易考拉為代表的跨境電商平臺,都正在重新塑造中國普通民眾日常購物和生活消費習慣,深刻影響中國當下的商業生態。

  電子商務平臺是一種新型的市場主體,因為平臺不僅搭建了一個為他人獨立進行交易活動的網絡交易空間,還制定交易規則,對平臺內的經營者進行信用評價,解決平臺內交易而發生的糾紛,對平臺內交易資源通過競價排名、定向推送等廣告方式進行分配。在這種情況下,無法套用任何傳統的法律制度,而是必須在《電子商務法》中針對平臺經營者實際所做的事情,有針對性地設立法律規則,為平臺這種新型的市場主體,建章立制。

  一、《電子商務法》針對平臺經營者在電子商務活動中的地位和發揮的作用,規定了一系列具體的法律義務

  (一)平臺內經營者主體身份的管理義務。

  平臺經營者建構一個網絡交易空間,讓其他經營者入駐,成為平臺內經營者,并且獨立開展交易活動。針對這一特點,《電子商務法》第27條要求平臺經營者把好入門關,對進入平臺開展經營活動的主體的真實身份信息進行核驗登記,建立登記檔案并且定期核驗更新。這一規定的目的在于保護消費者以及與平臺內經營者發生交易的相對人。如果因為平臺經營者沒有把好入門關,導致消費者遭受平臺內經營者的侵害,卻無法得知其身份,獲得其有效聯系方式,那么平臺經營者應當承擔責任。

  (二)信息保存和報送義務。

  電子商務平臺是各種交易發生的場所,一旦當事人因此產生爭議,或者平臺內經營者的行為侵害消費者的權益或者涉嫌違法,在這種情況下,唯有平臺保存各種交易數據信息,才能夠幫助還原事情的真相,《電子商務法》第31條要求平臺經營者完整保留交易數據信息。這一規定非常好,相當于要求平臺經營者在平臺內安裝“攝像頭”,對于解決糾紛,避免扯皮以及監督執法非常有意義。同時,《電子商務法》第28條要求平臺經營者必須向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報送平臺內進行經營活動的主體信息,向稅收管理部門報送平臺內發生的涉稅信息。這種信息報送,是平臺經營者配合主管部門履行監督和管理職責的表現。

  (三)維護平臺安全穩定義務。

  由于巨型的電子商務平臺在生活中日益發揮重要作用,甚至對國民經濟的穩定運行會產生重大影響,因此《電子商務法》第30條要求平臺經營者確保平臺安全穩定運行,防范網絡犯罪活動,有效應對網絡安全事件。針對特殊的事件,要建立安全事件應急預案,一旦發生緊急事件要迅速采取措施,并且向有關部門報告。這一要求與平臺在社會經濟生活中發揮的重要作用相適應,也與《網絡安全法》的規定相聯系。

  (四)安全保障義務。

  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通過建構和開啟一個網絡交往的空間,供他人來獨立開展活動,對此《電子商務法》第38條要求平臺經營者對于通過電子商務平臺來獲取商品或者服務的當事人承擔相應的安全保障義務。在立法的過程中,關于平臺經營者不履行安全保障義務所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有過深入的討論,但立法最后的表述是,平臺要承擔相應的責任,這也就是說,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要承擔與其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所存在的過錯相適應的法律責任。

  二、《電子商務法》重視平臺經營者與平臺內經營者之間所存在的結構性的差別,規定了一系列的制度,來限制平臺經營者不濫用其影響力,侵害平臺內經營者的經營自主權,并且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平臺經營者在制定交易規則與服務協議的過程中享有巨大影響力,并且可能會利用自己的影響力,通過交易規則和服務協議,設置不合理的交易條件。為此,《電子商務法》通過一系列的規則(第32條到第36條),要求平臺經營者基于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來確定服務協議和交易規則的內容,并在醒目位置公示,在修改時公開征求意見。平臺經營者不得利用服務協議與交易規則,不當限制平臺內經營者的經營自主權,特別是不得不正當地限制平臺內經營者與其他經營者進行交易(第35條),這一條就是針對現實中屢禁不止的大型平臺搞“二選一”,逼迫平臺內經營者只與自己獨家合作的行為。

  除了制定服務協議與交易規則,平臺經營者還會對平臺內經營者開展信用評價,進行信用管理,對此《電子商務法》第39條也要求平臺內經營者必須建立健全信用評價制度,公示信用評價規則,以確保消費者能夠對相關的商品或者服務進行評價。

  關于競價排名,一直是很多大型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的利潤主要來源。《電子商務法》第40條明確要求,如果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通過競價排名的方式來決定搜索結果,那么必須將相應的搜索結果顯著標明為“廣告”。這是一個重要的立法層面上的發展。對于未來的互聯網搜索服務的規范化,會起到巨大的影響。此外該條還要求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必須依據商品的銷量、價格、信用等多種方式,向消費者展示搜索結果,這也在一定程度上約束了平臺經營者利用其提供的搜索服務來壟斷和控制信息展示渠道的影響力。

  總體而言,《電子商務法》通過大量明確具體的法律規范,針對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這種新型的市場主體,確立了一系列的要求。這些針對平臺經營者的法律規則從中國電子商務發展的實際出發,具有鮮明的問題導向,實事求是地回應了現實生活中圍繞平臺經營者產生的各種問題,是中國電子商務能夠獲得長遠的可持續發展的最堅實的法律保障。

  (作者:薛軍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副院長,北京大學電子商務法研究中心主任)

富二代精品国产app-f2富二代短视频app-富二代特色视频网站